君墨煜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人物ooc有,私设有,刀子有,小学生文笔多包涵
    本文出现的病症是由于深爱,爱而不得所患,然后会在渐渐的失去记忆的同时自身也渐渐消失直到一切都消失,在将要完全消失的最后半天,所有记忆会全部恢复然后如同萤光般消失(emmm消失请具体参考《萤火之森》)。解决办法是一个有着共同感情的吻或者忘记这份感情,但是,消失的记忆却永远无法恢复了。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只要向前一步,便知道未来是天堂还是地狱。

    卡米尔深爱着雷狮。从雷狮把他从深渊中带出来那一刻,他便成了卡米尔的光,他的太阳,照亮了整个世界。在之后的漫长时间里,他又变成了卡米尔的整个世界,成了
再也无法离开的存在。

    亲情?血缘?这些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借口,他们有着更为深厚的羁绊,一种宛若命运下的奇迹般的羁绊,这种羁绊坚韧而强硬,谁也无法斩断。

    如果,雷狮没有遇见卡米尔,那么他必定会成为一代君王,成为雷王星的王,被困在
王座之上,失去了自由,消磨了锐利,只能在王座之上消磨着枯燥乏味的时间,终对这个世界产生失望感。
 
    如果,卡米尔没有遇见雷狮,他或许会在讽刺与蔑视的皇宫中长大,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消失;他或许会逃离这个令他厌恶的地方,去别的星球,成为一个伟大或平凡的人。

    雷狮遇见了卡米尔,就像海盗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大海,自由,任性,狂妄成了他最想要的东西。卡米尔遇见了雷狮,就像在漫长黑夜中迷茫前行的人找到了一束阳光,宛若飞蛾扑火般去追寻,哪怕最后的结局是引火自焚。

    雷狮抛弃了一切只带走了卡米尔,卡米尔也追随在雷狮左右。事实证明他们的选择是对的,他们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雷狮海盗团。雷狮作为首领,以他自己强大的力量征服这一切,掠夺者者自己想要的东西,狂妄而自由,却一直无条件的相信卡米尔。卡米尔也在不断的成长着,运用着自己的智慧与力量,成为了站在雷狮身边的军师,他同时也无条件的信任着与依赖着雷狮。

    本该如此,就这样发展下去,就这样辅佐着雷狮,帮他出谋划策,不带感情,只余理性。看着他从不回头的一步步向前走去,看着他的背影,不断的努力向前追去,现在他的身侧,一直作为他的军师……

    被卡米尔一直压制的感情渐渐的失控,暴走。或许是因为从小的经历,卡米尔很少将感情露出于面,几乎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异样。

    “不可以,必须快点将这份感情抹杀掉,不可以因为一份不该存在的东西阻挡大哥前进的道路必须要快点解决掉……”无论卡米尔嘴上再怎么说,心里再怎么下决定,面前的镜子所映照出得那蓝色的双瞳中的绝望,痛苦与爱却无法彻底隐藏起来。

    卡米尔拧开水龙头,用冰凉的水泼在脸上,企图用凉水让自己更加冷静下来,现在的他就如同现在岔路口犹豫不决的人,无法拥有向前一步的勇气,只能站在原地,被荆棘弄的遍体鳞伤,微微动一下便是钻心的痛,但已经痛到麻木了。

    卡米尔抬起头,水顺着头发向下滑落,他不断喘吸着,他抬起右手抚上镜子。突然,他一怔,仿若错觉般的看着右手,猛的将右手对向阳光。

   “这是……怎么回事……”只见阳光透过已经微微透明的指尖。

    卡米尔瞬间冷静下来,走到床边坐下,打开系统查询着。

    “这是……惩罚吗?”惩罚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视线开始渐渐模糊,眼泪止不住的流出,一场无声的哭泣谁也不曾看到。

    “我,绝对不会因此去拖大哥的后腿的。”

 

    “大哥,我出去一下,可能最近几天不会回来了。”

    雷狮抬起头看向卡米尔,放下手中的啤酒,“卡米尔,你最近很奇怪,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不希望你瞒着我。”

    卡米尔拉了拉围巾压低帽檐,避开雷狮的眼睛“没什么,我自己能解决,我过两三天就会回来。”

     “好吧,卡米尔,记得给我一个解释。”

     “知道了,大哥。”

     两天后,卡米尔回来后就直接回到了卧室里,将手中的资料全部整理好放在一个密码箱里,将箱子合上后放在床下。

    卡米尔躺在床上,褪下手上的手套,看着越来越清晰可见的透明,失了力般手垂在耳边,看着天花板,思绪早已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卡米尔闭上眼,开始逃避时间。

   睡吧,在梦里就可以遗忘时间,遗忘与时间一同流逝的记忆。

    睡吧,在梦里就可以逃避会去面对的现实。

    睡吧,睡着了就可以忘记身上的伤,忘记那颗已经痛到麻木的心。

    睡…………

    卡米尔猛的睁开眼睛,如同溺者得到久违的空气般大口喘起气来,揪住胸前的布料,一只手盖住眼睛。

     我,可是雷狮的弟弟啊,怎么可能会用这么逊的方式死。就算明知没有结果,不是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吗,现在,就算明知结局是无解的死亡,也要为大哥用尽最后的价值。

    一天,一天,记忆就像电脑清除内存般飞速的消失着。

    忘记了儿时的记忆;忘记了我们的相遇;忘记了雷王星;忘记了是怎样爱上了你,身体却还记忆着这份已经成为本能的感情;忘记了语言,慢慢的不再说话,更加的沉默,却还记得怎么称呼你;忘记了名字,忘记了自我,用着探索与警惕的心观察着周围;忘记了……忘了……

    我还能忘记什么?

    卡米尔放空了思绪,不再思考任何事,空洞的看着一切。

   
    最近卡米尔十分的异常,雷狮几次想问却总是被卡米尔巧妙的避开,找不到人,折腾的十分火大,这会总算被雷狮抓住了机会。

    咚咚,咚咚

    "卡米尔!我进来了。"雷狮在门外敲了敲门就直接开了门进来。

    "卡米尔,你最近怎么了,最近变弱了许多,是受伤了,还是怎么了,我需要一个解释。"雷狮走到卡米尔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抱着双腿蜷缩的坐在床上的卡米尔。

    "大哥,我……"脑海中已经没有了记忆,只剩下了身体的本能卡米尔抬起头,看向面前这个人,看着那双星辰大海般的紫瞳。

    他,是谁?

    他是,他是……他是……他是,他是大哥!!他是雷狮,是我最重要,最爱的人!脑海中消失的记忆如同海浪般涌来。

   卡米尔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怔,低下了头,压低帽檐,一滴来不及收回的泪水划过脸庞,消失在衣服上。

    "怎么了,说吧,我在听。"雷狮看着沉默不语的卡米尔,内心开始有些焦躁。

    卡米尔默默地伸出一只手拉住雷狮垂在身旁的手,向自己的方向狠狠一拉。雷狮有点意外,挑了挑眉,但还是顺着卡米尔的力道倒了过去,一条腿跪在床上。

    卡米尔抱住雷狮,将脸埋在雷狮的颈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大哥,我,有些事想跟你说。"

    雷狮抱住卡米尔的腰,勾了勾嘴角,眼神开始温柔起来,享受着卡米尔这撒娇般的举动。

    "说吧。"

    雷狮低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卡米尔整了整思绪与心情,做了一个深呼吸。

    "大哥,就这样先保持着这个姿势吧。"卡米尔的声音有些沙哑与颤抖,带着些决绝。看着刚摘下手套后,已经渐渐消失的指尖,悲伤渐渐充斥着内心。他眷恋着从身上传过来的属于雷狮的温度,雷狮的气息。

    "第一件事,我在床下有一个箱子,那里面有着我想要给您的东西,等到明天,您便去将箱子打开吧……第二件事,请您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过任性,以至于将身体健康完全无视,身体很重要。"
   
    卡米尔深深地吸了口气吐出"第三件事,也是最后一件,请原谅我,从今天开始,我不能再在伴您左右了,请您毫不犹豫地向前走,获得这场大赛的胜利……"

     "卡……"雷狮听到卡米尔的话,心中还没灭掉的火瞬间又燃了起来,刚想发火,口中的话还未说出却被卡米尔堵住了,他瞬间愣住了。

    良久,雷狮被唇上不属于自己的温度拉回了现实,视线移到卡米尔身上,内心似平静,似浪滚。刚想开口说什么时敏锐的发现了卡米尔身上的不对劲。

    雷狮猛的将卡米尔拉开,捏住帽子掀开,趁卡米尔还没反应过来将他的围巾扯开。卡米尔被雷狮的力道弄得向后倒去,卡米尔用手撑住身体,呆呆的抬起头看向雷狮,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卡米尔,这是怎么回事!"雷狮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看到卡米尔散出萤萤光辉,身体已经透明的快要看不见了。

    卡米尔释然一笑,仿佛已经将一切都放下了,"结果,还是被大哥您发现了啊。"

    卡米尔用手捂住雷狮的嘴,阻止雷狮开口,"本来,我是想在最后的时候一个人离开的,没想到大哥会直接进来……刚才,还想撑到大哥离开,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大哥,你不用再问了,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卡米尔看着萤光渐渐多了起来,扑倒雷狮的怀里抱住。

    雷狮抱住卡米尔,手上劲越来越大。"卡米尔,谁允许你不经过我的同意离开的。"

    "抱歉,大哥,是我任性了。"

    "大哥。"

    "嗯,在这。"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大哥了。"我爱你,这份爱,这份不该存在的爱绝不能说出口,不该对他造成困扰,我已经,太过任性了,不能再给大哥造成任何麻烦了……

    "大哥,能和你相遇真的是太好了呢。"

    视线渐渐模糊,陷入黑暗,耳朵也渐渐的听不清了,死亡越来越近,感受着身上传来的温度,感到安心与平静,思绪渐渐混乱模糊从而平静下来,已经什么都不怕了……

    那一步始终没有迈出去,并非没有勇气,只是顾虑太多。天堂莫过于此,地狱已无所畏惧。

    卡米尔消失了,在雷狮的怀里,化作了萤光飞向了天际,只剩下了没有支撑的衣服。

    雷狮将衣服紧紧抱住,头发掩盖住了神情,什么都看不到。

    "蠢……"

   

评论(6)

热度(43)